• 没有吃的!如果我现在想吃东西,可供选择的如下:

    苜蓿(早就可以喂马了)

    凉拌橡皮筋儿

    老玉米粒(不是嫩玉米粒,正是挂在农户的屋檐下,完全风干过的那种)

    辣子油

    就这些东西了,一点也不夸张。

    我不是很喜欢《晚秋》。一部电影,总得有什么地方能让我乐而忘忧。我对电影其实要求不高,连《挪威的森林》我都觉得好看,不过话说回来,《挪威的森林》真是拍得没什么气氛……假如渡边也是个忧郁症患者,《挪威的森林》就更加没什么看的了,对吧!一个令人忘忧的故事并不是随便编出来的。它本身可以是忧愁的。它只要穿上漂亮的衣服,就像赫本的那些,或者不停地开玩笑也行。一个忧愁的人有可能会不停地开玩笑,就像莎士比亚所写的那些人,或者穿上漂亮的衣服,孤注一掷。如果所有这些他都不会,那我就要对他不感兴趣了。

    法令纹真是容貌衰败的标志。它会让人看起来很老,使神情凄切。最可怕的是,当其他皱纹还没跟上的时候,法令纹又没有老年的严厉。

     

  • 春鸟诗

     

    在国家的边缘

    鸟儿起起落落

    江河中游弋

    头戴雨水

    啄食经冬的火棘

    无怜我穷苦

    你能不知不闻最好

     

    你见他盈盈飞远

    又独自旋转着回来

    稳栖再惊起

    喧叫三十小节

    积水倒映着

    未发芽的树木

    燕子一天不来

    灵风萧瑟

     

    我的心和马奈之后的

    真正的画家们在一起

    我的余生靠

    求神问卜度过

     

    2012-3-26

    四月的车站

     

    令人望而生畏的

    通缉犯人落网之所

    匝道强打精神

    掩饰老年的气味

    铁链锁着一只喷火龙

    在大厅叮叮响,但是

    我不介意你盲目地怀着希望

    在这树下搂抱、追求

    当丁香离家远游

    使君子倚门盼望

    木槿洒泪还乡

    只有发亮的野花

    连作小片

    四月为今天租来了礼服

    盛大的送客场面

    穴居的人们藏好财物

    就出发了

    但见春林葳蕤,柳絮滚动

    红绿对开十分好看

     

    2012-4-17

     

     

  • 1、  还是丝袜好。我不知道legging这东西真要上身的时候能有什么价值;就是棉质的裤袜也只会添麻烦;更别提起那种号称裤袜的保暖衬裤了。假如天气实在冷,就只好不要穿裙子,此外还有什么办法呢?一到白露,只觉得到处凉飕飕的,裙子是无论如何也不敢穿出去了。“最忆零下二十度的寒风中穿凉鞋的女仔,情愿冻死,至死不渝。”

    2、  高跟鞋是不能碰的。那是给永不疲倦的女超人穿的。尖头鞋也是不碰的。那是给两米宽两米长的女巨人穿的。

    3、  唯一不适合我的裙形是鱼尾形。

    4、  一条长裤最重要的是不能奇形怪状。应当恰好和腿的轮廓一模一样。想起在以往的岁月中,我曾经穿过喇叭形的长裤、锥形的长裤、空空荡荡的宽阔的长裤,真觉得不堪回首。还好我能够及时知难而退。不过,我发现喇叭裤这一款式仍然有存在的价值。它适合女宝宝来穿。女宝宝穿着小喇叭裤,显示出她赖皮、爱俏的本色,胜过穿着其他长裤时男女不明的样子。

    5、  我还没有想好那种露出脚踝的裤子应当怎么穿,不过,它无疑是好看的。

    6、  至今也没有能适应围巾,因此大概只能是高领毛衣成为我的好朋友了。

    7、  关于外套我还没有任何心得。

    8、  但是,外套的表面应当尽可能光滑。任何多孔或起毛的表面用作外套都是危险的。

    9、  或者是无袖上衣,或者是长袖上衣。我奇怪地不能穿适合所有人穿的短袖上衣。这也许意味着我外型上有一个十分隐蔽、十分重大的缺陷。我在夏季常常为此陷入沉思,心中不知问题出在哪里。

    10、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头部的任何改变都应当慎之又慎。(所以,我的发型已经保持12年不变了)

     

     

    备注:春天树荫边缘微微发光的一片片蓝色小花叫做阿拉伯婆婆纳。

  • 安定城门的老槐树长了新叶子,真漂亮,几乎让我忘记了一切.公园里婴儿在推车上痴望,小男孩学溜冰,我遥望从前的礼义之邦,感到一切并没有在人身上消失,搞个代议制真是绰绰有余.在这一点上韩寒肯定是错了,我毫不怀疑那些傻兮兮的书都是他自己一个人写的.

  • 11月发芽,无光照,徒长得厉害:

    豆芽菜: 

    如今开花,不容易呀.第一个颜色是宝石蓝:

    古风粉红:

    古风杏黄.这和古风粉红有什么区别?

    新开不知名:

    ps:总是有人和我说,某某山坡上的桃花都开了.等我看时,却根本不是桃花.桃李杏三种,大有区别.本地野外以杏花最多,杏花树形苍老古朴,花朵成簇,白瓣丰圆,甜香扰人,最受画家和蜜蜂喜爱.山桃较清瘦,挂粉色.李花最小,繁密洁白,看上去最为不同,因为它是绿萼,而非红萼.时间上,则山桃最早,杏花次之,李花最迟.观赏品种的碧桃,又比这几种都晚.樱桃开花在桃之后,又略早于杏花,看上去毛绒绒又有点发灰的便是.其实我最喜欢的是苹果花和他的升级版海棠花,惜乎这天杀的乡下地方没有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