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11-07-19 - []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gasoline-logs/148944961.html

    王国维瞧不起柳永,认定“伫倚危楼风细细”不是柳永写的。他觉得是欧阳修。欧阳修的小令,风度婉转、平正,始终仅仅是在摹写自己梦想中的情景,再怎么工笔重彩,比起真花真鸟终究隔了一层。和这支《凤栖梧》非常的不一样。再者,欧阳修这种大官僚,又是治国,又是治史,又是治诗文,还做名人大师,浮在生活的最上层,从来也不必要也不肯亲自向世事中沉浸下去。他的词中,百草千花总是别人,自己只有看透和超脱。若说这支是欧阳修写的,在下很不同意。

    单论上阕,“草色烟光残照里”,倒是非常像冯延巳。然而,上阕有冯延巳的清稳,下阕却无冯延巳的克制和端庄。下阕那种不顾一切,非要把不适合形诸于口的事情白纸黑字地写下来的冲动,在冯延巳的词里从未见过呢。逐字计较,这样的下阕自然不算高雅,(于是又回到柳永身上了)却有一点柳永那种破落、沉沦的迷人风致。

    其实我也不愿认为这支就是柳永写的。柳永始终都限于风流自赏,格调不高,宜乎斥之为“轻薄子”也。神秘的词人在下阕,表现得沉沦、冲动又至情,这至情是柳永所无。——究竟是谁写的呢。

    伫 倚 危 楼 风 细 细,望 极 春 愁,黯 黯 生 天 际。草 色 烟 光 残 照 里,无 言 谁 会 凭 栏 意。

    拟 把 疏 狂 图 一 醉,对 酒 当 歌,强 乐 还 无 味。衣 带 渐 宽 终 不 悔,为 伊 消 得 人 憔 悴。

    分享到:

    评论

  • 也不是我写的。
    孩子,来bbs.newsmth.net和大家一起玩罢。可以用telnet的。
    回复胡不饭我说:
    遵命去了~我好像以前也没有上过水木的~~~~
    2011-08-18 14:15:0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