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11-08-19 - []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gasoline-logs/156898864.html

    花粉病之一:   我追赶时髦,图瓶子漂亮,买了萘敏维眼药水,结果受到应有的惩罚。这个对于花粉过敏没有任何效果。昨天换成了三块五瓶子很寒碜的色甘酸钠眼药水,才滴了一回,效果奇赞~~~

    花粉病之二:   本来计划回我们安康躲避花粉,有爸爸妈妈,自然万事都可省了。根据4年的经验,我在湖南完全没有症状,在江苏只隐约有一丁点儿,去西安便加重,想是北方某种植物的花粉所致。我想安康勉强可以算南方,应该会好些吧。——幸好我又去研究了一番!——原来致敏的是蒿属、葎属花粉。我看到这个“蒿”字,已觉不妙,再一看“葎”的图片,立即就要吐血了。——只怕全北中国的蒿草和葎草加起来,也没有安康的多吧!我现在要是敢去安康,那真是自投罗网,飞蛾扑火,请君入瓮了!

    花粉病之三:   话说两天前的下午,黑云压城,我很开心,想着一下雨就可以卸掉口罩松口气儿了。于是我穿着一件向来不穿的乔其的连衣裙,跑到水果市场去买一本我向来不买的服装杂志了。就在我快到的时候,霹雳一声,瞬间下起了暴雨,我只好飞奔到报亭的檐下躲避。我来这里nn年,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骤雨。只要三五分钟,水就漫上台阶,卷着落花灌进了我的鞋子。……我又辗转了两分钟,实在已无一个地方立足,我向来又是一个急不可耐的人,遂决定冲到附近的公司去取伞回家。……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骤雨。从檐下出来,才走了不过50米,已经从头到脚地湿透了。……我正感到温暖,正在这时,雨突然像拍了一下手似的,停了!于是我像从水井里刚钻出来的(毫无姿色的)凯拉.奈特利一样,站在路中间,沐浴着暮色,两旁卖苹果的人都在笑我!

    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