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13-12-21 - []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gasoline-logs/244165659.html

    我对先前上映的《了不起的盖茨比》赞不绝口,我看这部电影时的感受,正同读这本小说时的感受一样。特别是角色们和声般的说话方式。那些歌舞剧布景般的场面,也像是许多种乐器声音交叠而成的。虽然我很不喜欢红磨坊,我本心并不打算接纳这样的影像和声音。但是,如果它们恰到好处,那么完美是每只眼睛都能看见的。
    就像海明威说的,菲茨杰拉德的才华“就像蝴蝶翅膀上的粉末形成的图案一样自然”,不知道他是想说这种才华的自然,还是它的纤细、浮华、封闭呢?菲茨杰拉德的才华,对于一位小说家而言并不算理想。依我看,他很多短篇都不怎么样,上天让他迟迟不能扬名是公平的。海明威的段落,可以让一条肉质紧实的活鱼衔着鱼钩摔落在我眼前。菲茨杰拉德却从不这样。书里的一切就像他一个长长的梦,我读完以后,对那个世界全无概念。我了解的只有他本人——和此人在无人处的私语。这些如同绑着丝带的旧信笺或者瓶中扑动翅膀的飞虫一样的东西:前尘往事、旧式衣服包裹的女人、过去的爱——并不是什么广阔的天地。但是,只有在《了不起的盖茨比》里面,菲茨杰拉德使用咒语,让他封闭的世界展开,让他的男男女女像沾染香粉一样沾染了一种迷人的魔力。人类荒唐的梦想真是无法理解!盖茨比为何要信奉一个女人?我为何会喜爱一些荒唐的梦想?……
    我发现自己对电影要求不高,假如要我说出一部非常糟糕的电影,那就是《闰年》了。还有《爱情与灵药》。《日瓦戈医生》也非常糟糕,它让我想起太多,作为一部我很不喜欢的电影来说,有些太多了。

    分享到:

    历史上的今天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