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8-08-24 - []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gasoline-logs/50738013.html

    散关大约是秦岭最容易翻越的一个隘口。有单车旅行的人从北麓向上骑行,不过2小时便可到顶。道路平缓。到得高处,便有一个景区,立着牌楼。常常有两位妇人在那里出售山货。商品计有:

    豪猪刺,分大小两种
    野核桃(这是一种长得像刺猬的坚果)
    松子
    桃核手串
    蜂蜜和花粉,据说是野蜂

    松子非常赞,大小是超市所见的两倍,没有开缝,必须像松鼠一样,用两只门牙嗑开。

    然后便可以向南下降,更加好走,于是进入一片明艳碧滋的社会主义新农村。南部风光,徽派民居(暴雨汗),白粉墙,院子里拿瓦盆种着观赏植物。每面山墙上,就如同六九年(我胡说的),画满了宣传画儿。——纵然内容是蓝天绿树也无由。

    我在一处叫做红花铺的地方停下,这里便是圆头圆脑的旧农村了。假如大仙屈原来到这里,他就要惊喜无限,因为到处弥漫着椒兰的芳烈之气。

    大仙陆游在汉中的时候,梦想恢复,其实他不过是一名顾问。他当时呆在南郑(此地名至今沿用),这地方离散关十分切近,易惹遐思。假如由散关北上,取得陇右之地(他想说的是现在的天水和宝鸡一带),再向东图得长安,便可以依凭著名的潼关,保守战果。此后便可考虑向东争取中原。这一番如意算盘,实行之难度,可想而知,陆游本人也很清楚。他说“出师一表真名世”,正是小亮讲的:是伐亦亡不伐亦亡孰如伐之?但是小亮从来都没有成功。

    其实金国当时也再无法振作。我们在这么多年以后,看到那时地图上北方的蒙古,不禁要认为南宋官民议来议去都是空谈。恢复哪里有那么容易呢?必须在立国之初人类热情的全盛时期,像催眠术一样使他们忘记所为何来,才可以越过所有险阻。然后,一个小小的不测又让这魔法全盘失灵。我已经不再期待好的事情发生了。谁知道呢?也许好的会被坏的带着走,而且潮流会向我最不愿意面对的方向而去。我们南宋读书人,只有在做两句诗,拿自己开开玩笑的时候,才会觉得没有失败的那样彻底。

    分享到:

    评论

  • 我们南宋读书人,只有在做两句诗,拿自己开开玩笑的时候,才会觉得没有失败的那样彻底。也赞一下,在这里潜水这么久,露个脸
  • 还有你的“看射猛虎终残年”,NB,不愧是西北女子。
  • 呵呵,太喜欢这一篇了。原因有2:1)不像出自女子手笔;2)偏又透着男人所乏之敏感细腻味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