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8-07-28 - []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gasoline-logs/50738016.html

    苏联人西多罗夫所画的云朵和树冠,被可怕地简化成化石和水渍一类东西。看到它们使我想起了计算机。将树冠的明暗分为3-5个等级,每个等级内采用同样的颜色,大约会得到这种效果吧。我的确很不喜欢。其实好多年前,苏联在这个人活着的时候消失了,我却感到苏联仍然在此。这个人能够熟练地混合出美丽的中间色。虽然是中间色,但却令人感到很卡通。几年来,毕业生糖果糖果地叫个没完,他们却不像这位老人一样,懂得什么叫做糖果……骗人的糖果。他们大约以为糖果是真的。
    他“奔走在祖国的大地上”!什么祖国?这是多么荒谬的说法啊。从这样一处、两处的用语里,可以看到一整个慢慢风化的世界。虽然苏联消失了,绘画却没办法不按那个样子来。他说什么都可以,他却开始背诵老课文了,他洁净,疲惫,鲜艳明快,枯燥无味,好像windows自带的桌面,怎能想象一个人,由于随心所欲,竟然创造了windows桌面?
    一个像模像样的苏联,是成品的朋友,趣味的敌人。这种东西,与其说是社会,不如说是神经致残的传染病。只能搞出一种仿佛是午睡时间的枯燥——的产品。在如此可悲的情况下,我的结婚又有什么关系呢。阿九明鉴。
    分享到:

    历史上的今天:

    日暮途远 2005-07-2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