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5-05-26 - []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gasoline-logs/50738189.html

    我记得,毫无问题,当我离开一个待了一星期以上的地方,到陌生地方去,当此之时,我总是满心高兴。不管原来的地方多舒适,又或者我是不得不走的,乃至灰溜溜地离开,都无法干扰我这种快乐逃跑的心情。不过,如果正相反,我不得不在一个地方很久,我也能耐住烦恼。耐住烦恼,那说明很烦。当然有些办法,能让一个旧居变成象是陌生的,比如把家具搬动搬动,扔东西,添置新的废物等。——都是我不肯做的事。
    我妈喜欢搬动,我定期回家的时期,每次都见床在一个不同的位置上。说起来还可以采取别的方法,可以经常去陌生的地方转一圈,认识陌生人,或者去学从未学过的东西。但我仍然认为搬动床铺可以起最直接的效果。

    我现在吃药,每天早晨一次。我相信这个药片对我一点用也没有。建议的医生对我抨击了一番当地人对中医的迷信,我听得高兴,所以就吃。当地人相信中药是一种无论如何没有坏处的东西,倘若对症,能治好病,不对症,也可以从总体上调养你的身体。在这两种情况下它都不会给内脏造成负担。哦,我真的不知道拿他们怎么办。

    当我看到想画下来的东西,我会觉得摄影是无用的。我想错了,摄影是有用的。只是比起绘画的技术来,拍照的技术太间接,我体会不到快门光圈和照片的关系,总觉得那是游戏。看来我是个头脑简单的人。

    分享到:

    历史上的今天:


    评论

  • 我的blog搬迁了。
  • 牙牙宝宝,亲一下~~~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