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4-12-21 - []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gasoline-logs/50738245.html

    昨天听苏衣讲了一些死刑的事情,我又没说什么,回来竟然做了这样的梦:

    我在学校里,还有最后一门的考试,这门课分两批考。第一批学生考试的时候,第二批学生坐在教室里等。——我们汇编语言就是这么考的。完了就毕业,要坐火车回家。但是火车票很紧张。学校里还有最后一次的订票机会,如果没赶上,就要自己去火车站买,而且多半买不到。订票时间正好是第二批学生考试的时间。

    同学都在议论这个消息,商量着托人买票,我非常盼望自己是第一批参加考试的人。因为我回家坐的那次车格外挤,凭我自己买票是不现实的。我没有考虑托人买的事。——结果我是第二批参加考试。第一批学生的考试开始了,试卷传到我手里,这种试卷上面印好了学生的名字,按道理讲,我应该把它递给后排的学生,可是我非常想参加第一批的考试,以能有时间订票,所以我给自己留下了一份试卷,心里想着:反正第一批和第二批的试题是完全一样的。

    那份试卷上面也印刷了某人的名字,我把这个名字涂改成我的。

    可是很快就被发现。监考人员没收了我的试卷,我还没有开始答题呢。我随即走出了考场,试卷被收走好像不是什么大事情。过了一段时间——我好像也没有去订票——在一处公共场所的大厅里有人对我说,涂改试卷上的姓名是要判死刑的,你不知道吗?

    我一直知道。但是,我以为……

    其实我想不出什么话来申辩,况且也不用申辩,这好像已经判过了,除了我自己自言自语,也没有类似申辩的程序了。接着我看到他们用木板在钉一种架子,是替我准备的,不知道是绞刑架,断头台,还是棺材-_-||!用的木板很差劲,是几块弯曲的板条胡乱拼成的。

    ……我没有梦见死的情节。后来我扬长走了,也没人抓我,可是心里非常难过,好像真死了一样。
    分享到:

    历史上的今天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