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8-02-20 - []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gasoline-logs/50743553.html

    我弟弟不会在他的繁体字手机上输入汉字。一日他看到他家甥女的照片后,托人发来短信道:

    好肥
    你太會養小孩了
    拜服ing

    去年深秋的时候,我丈夫,就像米开朗,马蒂斯,以及许许多多严肃不乐的人一样,受命为X市的XXXXX装饰墙壁。装饰墙壁云云,听起来很无聊,尤其是墙内的活动,我们又是深恶痛绝。虽然米开朗…并不以此为负担,不视之为通向同性恋伙伴的障碍,可是年代不同,风气转变,人们终于厌弃了大建筑,那里的墙壁也变成不值得一装的烂玩意儿。哎。

    我和我丈夫坐在后排座位上,总是一个看向左边,一个看向右边,希望能看到漂亮的东西。冬天下起了大雪,不过4天时间,渭河就变成了一块极平的厚冰,覆盖着极平的雪毯。到处又都是没有人。假如能把小船划到河边的冰上,坐进小船里,便可以扮作柳宗元。到了午后,街边便堆起了许多怪模怪样的雪人。
    用雪铲胡乱拍成,样子怪异的雪人让我想起了……很多其他的人!

    话说到夜里,路灯照下来,雪就变成橘子粉的样子。可以看到很大的亮片到处在反射灯光,又像一大片眼影粉。雪完全是干燥的,这是很奇怪的。

    人能有多少才能呢?大概就是勉强堆出一个怪异的雪人吧。假如他本人对那个雪人都很厌恶,对那种怪异没有信心,那他一定是对的,再不用去考虑别人了。

    分享到:

    历史上的今天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