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7-03-29 - []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gasoline-logs/50743587.html

    皂角树的刺像变异的树枝,长在主干上,令人感到爬不上去;他的荚果也不容易自己落下来,便常年挂在枝头,显出日晒雨淋的黑色。在没有叶子的冬天,这些荚果显得过于大,也过于多了。这一切都使得皂角树看上去有点叵测。我的确曾经看到他夏天的样子,也有过将绿色的、半打开的坚硬荚果拿在手里,但是我已经记不清楚了。树末,是我爹辨认出来,皂荚大约是我弟弟弄到的,我一直不过是坐享其成。然而,如果说到拿他洗手和洗衣服,却没有人试过,我们都不知道世间有所谓洗手、洗衣服,这要仰仗我妈,她却是肥皂的拥护者。
    前几天我认识了一位很美貌的六岁小朋友,居然用皂角洗过手!这件离奇的事情,经我盘问,大概是这样的:

    她在一个美术学校画画儿。我拜阅过她的作业,你知道,大约就是大笔纵横,颜色吓得死人,小朋友都是那样画的,何况本人还是个格外吓死人的小朋友——她还在学鼓,用鼓槌打人的手段十分高明。我感到让她使用什么蜡笔纯粹是犯傻,但这就像达达一样,也是目前的风气。
    我已经没力气站在风气的反方了——就让她去吧。假如说达达还很能启发人,这些课程不过使她散发出诊所的气味,我也没有力气附和。总之,美术课后要洗手。学校没有准备洗手液,校长在盒子里装的是皂角浸出的汁液!
    我曾经看到过这位校长的照片,也没有什么特征,表征他是会干出这种倒行逆施之事的人。学校的后面便是六棵大皂角树,要取得皂角,那倒是毫不费力的。

    分享到:

    评论

  • 竟然是阴错阳差地被别人引到你的博客上来。
  • 写美味诗歌的姑娘,生日快乐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