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7-01-15 - []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gasoline-logs/50743594.html

    tx小姐不比在下更为用功。去年她学钢琴,不知现在怎样了,在那之前,她一直在学小提琴,但是小提琴实在难以上手,令上了年纪的她感到痛苦(倘是未成年人,那大概还要苦闷得多)。我不能倾听小提琴的声音。单音虽然好听,连成线以后却刺激到让人发疯。我一直以为自己神经很强,tx小姐令我认识到我禀赋的柔弱。当提到音乐的时候,她总是不容分说地嚷嚷道:巴赫!巴赫!我虽然对此全无了解,也一定知道这是因为:当时喜欢巴赫才不显得老土。今天的情形,我还没有问过她。

    然而,虽说tx小姐才是我的领路人,我所听过的第一张没有人声的碟却是史特拉文斯基。我现在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是从哪里知道史特拉文斯基的,总不会是tx小姐,如你所知,小姐在各方面的品位非常高古,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古典主义者。而我自己是看到无人声的音乐便要逃走。大约是出于好奇,由于对彼得鲁什卡的故事情节很有兴趣,想知道这些事同音乐有何关系,结果一听之后,当然完全没有关系,而且两张碟还没有听完,我的头就变大了,里面直发毛,不得不把声音关掉。

    我真的很容易狂躁。除了小提琴,尤其受不了管弦乐队,写交响乐真是一种令人发指的自大狂的风习。但是,若论莫扎特和他以前的音乐,我却一个音也听不到脑子里去。无论我怎么决心要听,——经人鉴定我还是很能平静下来的——结果都没有印象,也不知道是否好听。仿佛里面有一些丁丁东东的,现成的,轻佻的东西。我决不是说这不好,正相反,我认为现成和轻佻非常难得,现成证明了才能,轻佻一定可以避免自大狂,不过我听不见什么,只能感到抱歉。结果,无人声的音乐,我可以听的只有贝多芬。假如tx小姐知道了,她一定会皱起鼻子,觉得我没有救药了,真是对她不起。何况我对她表示过对于贝多芬的敌忾哪。

    我的两位偶像——以及tx小姐——指责贝多芬扰乱人心、激起冲突,但我足够迟钝,又很单纯,不足以受害。我听了反而感到安慰。现在我想起从前是什么让我知道史特拉文斯基了。是《舞姬》。是一本非常好的小说。我的书是这样的:《名人·舞姬》。这两个故事也是一样的,你读了以后,会莫名其妙地感到自己受到什么人的肯定,我很喜欢这本书。
    分享到:

    历史上的今天:


    评论

  • 我记得您不久前还说比起贝多芬来更喜欢德彪西.......您总是酱善变.
  • 朋友的博客很是漂亮,有时间到我那里看看 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