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6-10-09 - []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gasoline-logs/50743608.html

    我查了查,才晓得螳螂仿佛不是直翅目,与蝗虫蝈蝈不同,我才不管。倘若不同,凭什么我一样地害怕呢?
    我在5到8岁的时候,终日在一片荒地消磨时间,大约生长着蘼芜与萧艾,阴湿处是莎草荨麻,其余苦菜、薇菜、飞蓬、紫菀,无所不有。蝗虫乱跳,是最平民的族类,后来找到了蝈蝈,那简直一只碧绿诡异的怪物,哎呀,我怕得要死,但还是硬着头皮抓。不过最可怕的东西更加不好找。除非一只螳螂自己昏了头,贸然走到球场边,我是会忘记自己还有这一种天敌的。
    在下连蝗虫都怕,不可理喻,他飞不远,又只有一对软弱无力的上颚,行动迟缓,就是为了被吃才来到这世上。黄色或灰色的蝗虫,我也不怕。然而我熟识的蝗虫全部绿到半透明,在夏天的强光下,他那愚昧、怪诞的外形清晰地跳出来,我看得心里直发抖。如果他跳上我一只胳膊,我那一半的脖颈和脸就刷地麻了,并开始发烫,失去行动能力,乱叫,濒临崩溃。食物犹如此,猎食者何以堪。

    昨天梦见被两只螳螂袭击,他们只比通长的体形大一点(已经很恐怖了),有那么绿,拍着翅膀飞过来,想停在我身上。绝对的噩梦。在梦里,我已经吓成了一只热闹的蜂巢。然而他们其实是喜欢我捧着的食物。我捧着一碗白色液体。那时,我放弃了碗,逃走了,螳螂便抱住碗。他们把小头伸进液体中,想要取食,但,不知是很烫,还是因为中了毒,便像一节枯枝那样倒进液体中。过了一会儿,他们就漂了起来。

    接着,我梦见了冰。冰是一块有弹性的薄膜覆盖在田野上。我在上面滑着玩。我爸爸站在那里。有一个女人也在滑,玩得非常快乐,她很恐怖,只有头和手臂和腿,没有躯干,还有长头发,像一只章鱼。我在梦里仍然奇怪她没有内脏是怎样活的。她似乎是我妈妈。(我真是心理阴暗,没有人性啊。。。)

    梦见螳螂定然是由于小L给我讲的事情。那是一件无比变态的折磨螳螂的劣迹,而螳螂本来就凶恶。你知道,十岁左右的男孩残忍好杀,统统该关起来。这件事情我不会讲的。我还是讲一个松鼠和核桃的故事,虽然它与本文没有关系,但是至少能让我得到良心的平静。。。

    据说,松鼠将核桃藏在各种各样的地方。由于并不在他的房间里,他记忆力也很一般,渐渐地,就忘记了都在哪儿。而他蓄积的过冬食粮非常多,假如不是全忘了,大约够十个松鼠的。当太阳出来,天气非常晴朗,松鼠会把他幸而找到的核桃搬出来晾晒。我的同事H告诉我说,在斜坡上有一个松鼠的洞。洞口那里,放着一只小树枝。它的一端支在洞口,另一端斜向上、放在土坡上。小树枝的顶端摆着一只核桃,靠着这小枝的支撑,得以不沿着斜坡滚落下去。这只核桃上方又排着一只核桃。这样从下到上,将核桃排成一列。若有任何响动,松鼠便冲过去抽走树枝,这一列核桃随之沿斜坡滚落进他的洞里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分享到:

    历史上的今天:

    最近的不幸 2012-10-09

    评论

  • 上一片没法回,所以,,——cm
  • 好啊好啊。呵呵螳螂当然是螳螂目滴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