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6-08-18 - []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gasoline-logs/50743616.html

    干净,明亮,

    我看见一道白烟
    升起在小丘
    仿佛闪光
    悬停在
    阳光滑过树顶,最热时分
    我与
    平直飞去的鸥中间

    以后
    风使枝条聚拢
    摇摆而分散
    微向后仰
    才停住
    云灰如伤感恋歌
    但不至于下雨

    持枪者分开丛林
    跑走了,
    他干净,明亮
    又无言语
    回到阳光——滑过树顶
    最热时分
    平直飞去的
    鸥那边

    2006-07-24





    世界杯在九八年
    针管里没有油。
    墙壁没有电。
    不透光。
    晚上他也在那里坐
    来,来坐。
    他说:
    开场是遗憾,
    第二次差过第一次
    到那沉闷的小组赛结束时。

    结论已经作出。
    不是药品弄坏神经,
    而是人类消灭致命的无聊感,
    我错了,
    他那人是对的,
    养热带鱼笑死人,
    吃掉碎玻璃,
    他坐在背光的小客厅,
    看世界杯,
    像水滴进水盆,
    空的水管发出咝咝声。

    2006-07-21



    不在公交车站等公交

    我朋友带我找到
    这块字牌
    (已经褪色了)
    站着的值日生
    用粉色盆里的水梳洗
    没人理
    后来有人爬上楼说
    白女孩,
    来做我的邻居吧

    灰紫色半月形花园
    灰紫花枝
    她和旁的人
    荒唐地聚拢。
    在远处停下、生疏
    她也曾麻木地
    穿过两个人中间。啊啊
    长排玻璃
    转过叶纹晃动的街角

    2006-08-05
    分享到:

    评论

  • 欢迎作客耒阳最大的论坛耒阳社区
  • 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