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6-04-12 - []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gasoline-logs/50743637.html

    我大约在十二三的时候,看了以上的那本书,是从县图书馆借出来的。说起我们县图书馆,真了不起,一条小街的县城,一共五架书就,但是令人深感小说很全~不知怎么回事,可能我还小吧。我十二三的时候,那里面有白轮船、都柏林人,什么都有。苏联俄罗斯的尤其多。大概就是那时候,我深感写一本小说才是男子汉的终身事业。不过倒是《白拉铁罗》给我留下的印象最深,喜欢得快要吐血了。
    那时候我也很喜欢公务员·浪荡王孙,为什么,如今不了然了,想起来大概是因为这个书名很好听。公务员·浪荡王孙。听起来非常抑扬,非常牛。今天我再一次看到这本书,不禁想买,翻开之后,突然感到那些句子多么熟悉啊!仿佛我昨天才熬夜看了一遍,并且把他钞在笔记本上似的。而且,那些句子,是多么平淡无奇啊!
    我认为我的感受能力毫无降低。我仍然觉得书名是一流的,这是明证。而从前我为什么以为此书论内容也是一流小说呢?不知道,大约被拉·巴菲林伯爵的美貌冲昏头了吧。
    分享到:

    历史上的今天:

    ~搬家了 2014-04-12

    评论

  • ……这是波德莱尔最愉快最乐观的时期,他要做一个浪荡子(le dandy),“浪荡”(le dandysme)一词,在他的眼中意味着高贵,文雅,不同于流俗,,既有面对着痛苦而不动声色的英雄气概,又有着忍受尘世的苦难而赎罪的宗教色彩,总之,“浪荡”一词意味着“追求崇高”。他自白道:“做一个有用的人,我一直觉得是某种丑恶的东西。”…… ——我最近在读的波德莱尔文集末尾附录的译者的一篇论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