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6-02-09 - []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gasoline-logs/50743655.html

    冬天很冷,我没有暖气,也没有吹风,也不会去买吹风机,给自己吹干头发,手都要举得酸死了。我会去理发店洗头发。我只是洗头发而已,都会找一间人最少的店。但是我已经不打算再去理发店洗头了。替我洗头发似乎会让人情绪低落。
    有一次,我走到有很多男孩子发型师(或助理)的店里,其他的男孩子都在用发卷卷头发,用刀片刮头发,用小绳子绑头发,用小刷子把颜料刷上去,只有一个走来替我洗头发。他以一种心不在焉,但非常温和的方式服务,我觉得他仿佛在洗着别的什么东西。这时候,厚厚的玻璃门开了,走进来一个人。这男孩子,就住了手,那样地,那样地微仰着头,看着那个走进来的人,把我的头晾在一边。他那样地两次向门的方向转侧过去,我以为他竟然要走上前去了。但是他又回过头来,放弃了,就再也没有抬起眼睛。
    还有一次,就是今天,我进了一家仅有一个女孩子的店。仅有一个女孩子,没有顾客,也没有另一个店员与她聊天,小电视机里放着韩剧,但她看也不看一眼,想必已经看过多次了。她专心替我洗头发,也打算同我攀谈,可是我不懂得如何与人谈话。该如何与人谈话,才能不令人感到唐突,也不令人感到索然无味,而两人都可以尽情地说下去呢?这时候,她帮我吹干。她主动提出要替我熨直。我从未在乎过头发直不直的事,但是,她实在只是出于寂寞而已。所以我就任她摆弄。一个人守着中午的店铺,唯一的一个一年也没理发的顾客(还是女性)竟然只是要洗洗头,想来真是满凄清的。后来,她说其实如今的烫发也谈不上伤头发的。我每个字都听进去了。真的,我不能去理发的地方洗头了,早晚我会出于对一个男孩子或者女孩子的好意,而把头发给他们拿去烫成核桃大的卷卷。
    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