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5-09-22 - []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gasoline-logs/50743703.html

    病一个月,断断续续看医生,总不怎么见好。医生说这样这样就行啦,但是这样这样完了以后,我还是不行。

    期间有一天,我感觉比较好,就去钓鱼台玩。姜子牙八十岁那一年,忽然不耐烦了,不做生意,而到渭水旁边去钓鱼。李白说“羞见白发照渌水”,那是他自己的想法:年纪大了还没有官做,会不好意思。姜子牙不会有那种想法。他才没有不好意思,别人当面取笑他的时候,他自己也觉得好笑。他身清体健,耽于思索。我认识的八十翁全都没有心情做任何思索,他们的身体感觉把头脑压倒了。

    陈仓有个村子就叫做钓渭,而实际上姜子牙并不是在渭河旁边钓。他钓鱼的小河叫做磻溪,是从唐代起就认定的。我到那里的时候,不禁佩服老头子千年以前的眼色,这条溪到今天仍然保持着活力。当它流出风景区,来到公路附近的时候,水只有薄薄的一层,平铺在卵石河床上,在蓬蒿和矮柳中间画着清凉的方格波纹。

    为灌溉的缘故,磻溪修成了水库。我尽量再向上游走了走。附近的小山造了侧柏的人工林,靠近水面的地方裸着白石。这里水很深,是绿色的,甚至可以坐船上溯。如果不是船太难看,我就去坐了。

    我在太公庙求了一支签,但是不好玩。第八十四签,中平,须贾害范睢。那里的工作人员对我解释说,这是一只好签,我是范睢,就要时来运转了。但我觉得还早,范睢在秦国还无所事事地晾了一年多呢。后来我仔细看了看签义,发现他们都搞错了。这是一只没什么意思的签,我其实是须贾,只要我不千方百计地去害一个无害的范睢,我就不会遇祸。但也没什么好事可以期望。

    分享到:

    评论

  • 我换了个MSN,jealousecm@hotmail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