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5-07-22 - []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gasoline-logs/50743716.html


    我最喜欢的小说是萨特的《恶心》,我最喜欢的小说是萨特的《恶心》,最近几年偶尔有人问我,我都这么说。他们没问我为什么。我也没有想过。我从来不想这种事,喜欢就是囫囵地好。但是我不爱看其他任何一本萨特的小说了。他用力过度,一开头就仿佛已经连夜看了十本漫画,令我感到要命的无聊。从那些作品里,我仿佛能感觉到他明白了什么,而且非常相信自己,而且这种熟练把小说毁坏了,变成一种反复强调什么的东西。
    我最后也没注意到萨特在强调什么。他在说什么呢?他声音太响,我记不住他说的话,只记住一把很响的声音。
    对于他究竟知不知道任何真理,或者错到了什么地步,这问题我这种:没有信仰的人士,没有办法回答。谁知道,他可是另一个时间点的人。我希望他周围的妇女会在困难时期把颜料涂在腿上冒充丝袜,我很喜欢这种精神,但我没有这种精神,而且我也不耐烦丝袜。如果那些女人真这么做了,我多少还可以了解。就怕她们全做些我做梦也想不到的事情。加缪,我也同样不喜欢。……对加缪其实是不同的,我专心读了《鼠疫》,局外人就不行,不过鼠疫也不是我偏好的。
    一定要是多情的小说。才可以。所以我不喜欢中国的小说、萨特的其他小说、等等很多。所以我很爱看《给艾斯米》更爱看《杜米埃先生的蓝色时期》。但是《恶心》是我见过的最为多情的小说。可以看看“自学者”的故事,或者任何一段。再没有这样多情的心灵了,而且早就不年轻了。青春而多情对我就不那么值价。
    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