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4-11-08 - []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gasoline-logs/50743823.html

    火车
     
    火车是无声息地滑走的,那时候,一直蹲在车尾的门边,把两条手臂长长地伸出车厢黑影的人,一跳就站在踏板上,用手里的绿灯向车头划着圆圈。他那极度醒目的绿色立即吸引了我,我的目光这时离开了车窗上那些暗红色的眼球们。
    他的绿灯低垂下去熄灭了,他的剪影也沉没在车厢的黑影里。这时,火车晃了一下开走了,它平稳宛如全然不动一般,可是实际上速度非常快。你觉得走出一步就能追上一扇车窗,但是他们现在变成了一整排明亮的方格,这样飞快地拉过去,仿佛要发出啪啪的清脆声音。
    地道里的指示灯说:2119,T56。
    T56是个美人,又高,又大,全部是白色。白色镂空花窗帘飘在窗玻璃里面,你能看见低矮的蓝色座椅,车厢里没有一个人。当他经过西安和洛阳,肚子里装满了人,他就不再是一个美人了。
    会抽烟的少年冲我喊了句什么,学抽烟的少年在咳嗽,广场上没有毽子,也没有音乐,天气已经很冷了。
    你等着我在后面什么地方提到爱,或者提到性交,是这样吗?不会的,一段以后还没有这样的内容。两段以后也没有。我什么也不会提到。
    哦,我明白了。你说。你阳痿了。
    你是个阳痿的女人!
    ……
    你说完这句学来的话,就走下广场的台阶,绕着乱钻的出租汽车过马路。水杉上层的每根枝条都耷拉在下面一枝上。梧桐树,不知道为什么,他们都缠绕着一串小灯。
    住宅区的窗户都没有亮,人人都不在家,相反,你记得火车的窗户都那么通明。你想:为什么人们不能留在他们出生的地方?
    就好像被熊追赶那样,人人都不在家,人人都忙碌到深夜。明天,咸阳每三对青年男女中,就有一对要行婚礼。
     
    依敏
     
    我的楼下是个小园子,依敏每天早晨在那里散步。他很用力地迈出爪子,同时脖子向前一伸,他就是这样走路的。
    如果听见我的声音,他就背对着我快走几步,但并不急着飞起来。可是更远处的麻雀们,就已经纷纷飞上小树躲避我了。
    我没见过依敏停下来吃东西,或者朝我望望。我也不知道他主人怎样称呼他。不过对我来说,一只神气的灰鸽应该叫做依敏。从前我认识这样一个人,他走在路上会大叫一声说:啊,依敏!……
    我们问他怎么了,他说:
    我的鸽子饿坏了。……我忘了喂。
    后来我知道,原来他说的不是“依敏”,而是“玉米”。——是“玉米”唉!他只喂给鸽子碾碎的玉米。玉米是从旅馆餐厅的服务员那里要来的,每次要这东西,他都得跟姑娘们费劲讲半天,比划着说,玉米,玉米,能听明白吗?……。而姑娘们听到的是:依敏,依敏,——依敏是什么?他是福建人,就会把话说成那样。
    他发困的时候,他的鸽子就在他身后神气地散步。
    有一天,他看到一只灰鸽把小头伸出屋顶的一角,就冲它吹起了口哨。我问,你的鸽子叫什么名字?
    如果他说没有名字,我一定会建议说,叫依敏吧……
    但是他却赫然说:
    那不是我的鸽子。我的鸽子放走了。
    ……
    但是对我来说,结果已经造成了。一只神气的灰鸽应该叫做依敏,这是件不容反驳的事情。
     
    分享到:

    历史上的今天:

    致东东枪 2007-11-0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