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4-10-31 - []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gasoline-logs/50743830.html

    我中午到处找东西吃的时候,看见一个十几岁的女孩子,穿得很圆实,一双手捧着个鼓鼓的碗,站在一家小店门口喝粥。只见她的头往后仰了两次,就把粥喝掉了,然后回过头看着碗底。在她的前面,是一排卖各种生熟食品的摊位。有一卷一卷的手工面条,菠菜面,叠起来的锅盔,我还看见板栗和火晶柿子。这样的柿子只有乒乓球那么大,熟到半透明,看上去是一排亮亮的嫣红小囊呆在柿蒂前面。我最不喜欢吃柿子了。

    它永远涩味不改的,不管多么熟,多么甜也好。还有就是粘糊糊不成形的东西我都不喜欢。这里有种早餐叫“糊辣汤”,像浆糊一样,我一口也吃不下。番茄和胡萝卜的汁也无法忍受……

    但是柿树很好,冬天的早晨,雾刚散去就看见人家的院子里高高两棵柿树,漆黑的枝桠上挂着通红的果子。叶子都落光了,又有点雾,才能真像挂着小灯。柿树也不光是红果的颜色才好看,他本身身材爽朗,枝叶潇洒,我曾经屡次指给人看,可惜没人以我为然。

    分享到:

    评论

  • hoho,踩上一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