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4-10-19 - []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gasoline-logs/50743845.html

    西祠在因不可抗力抢修服务器,莫非南京龙卷风了么?昨天没睡好,一闭眼睛就做梦,情节过半便醒了,堪称最紧张的睡眠。
    先是,梦见流血,啊啊不停地流,但是不痛,心里还很定,就是空空的。我的朋友明在照顾我,她却觉得我问题不大,还在门前与人聊买鞋子的事情。醒来之后有点慌。
    然后是个略好一点的。我乘一辆空间超大的bus,好像是沃尔沃,“要走到遥远的地方”。我从小就喜欢这种“将走到远方”的处境。汽车开进了森林。。他很厉害,可以穿过房屋,还可以在台阶和极窄的道路上开。。小红说,这不是龙猫公共汽车么?起先爬上车,是躲避蚁群,但不是那种怎么躲也躲不开的逃跑,而是爬上车便真的无忧。——车上一共有四个人。
    最后是个莫名其妙的梦,我轮流跟三个人谈话、交往什么的,但他们都慢慢变得:看上去有几分滑稽可笑了。其间我还走进一条清澈的河里,河床平缓,清可见底,但是向前几步就骤然变成深水。

    醒来以后,我莫名其妙地想到了这么一件事:
    我的小学数学老师是个漂亮的男青年,风度有点儿轻佻。有一天,他逼问女生某说:“我讲了这么多遍,你为什么还不会?为什么?啊?”
    女生某很镇定地,就对他答道:“这是昨天下午第一节课讲的。那堂课的时候,窗外的树杈上,停了一只猫头鹰。我从这儿一扭头,恰好能看见他。我看他一眼,他就动一下眼睛,看他他就动一下眼睛:啊,我就跟中了魔一样,总想着要去看他一眼,别的什么都听不进去,直到下课他不见了。……”

    我认识的人几乎全在今年结婚了,至于互相取笑说,连一个今后能做伴娘的都没留下。我以为结婚是一件很简明的事情,但他们都做得比较吃力,这样大张旗鼓,也是防止反悔的好办法。就没有人希望留下反悔的机会吗?
    从前有“定”这种东西,以贵重物品来防止反悔。这作为家族的行为,是完全可以理解的,不过,似乎不那么符合个人利益。
    如果有人跟我结婚,一定如同没有跟任何人结婚一样,我是没有建立及保护家庭的自觉的。

    直到昨天,我才知道小龙女比王语嫣的人望高出不止三倍。但我是不喜欢小龙女的。
    很到位的分析说王语嫣让人没法细讨,他绝色归绝色,本人却是个普通女孩的一般为人。小龙女则是世外天人云云。这话我也基本同意,不过金庸还是写普通人的一般为人熟练得多,他写到天人,我看了难受。
    分享到:

    评论

  • 想想想
  • 第一次来长发姑娘这里玩,呵呵.果然好,先踩个脚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