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4-10-13 - []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gasoline-logs/50743873.html


    DY 2004-7-21 发梦  
    作者: 长发曼箭艳陆离 

    发表日期: 2004-07-25 09:34:19       

    让我来写写那天的噩梦 

    昨天其实做了很多个惊险的梦,但是都没有醒,我并不害怕。其中还有被一把长剑切开的情节,觉得被割开的地方一热,一阵虚弱,很逼真,但是我竟没有醒,梦也就这样中断了,没有继续切下去。 

    我好像被划了两剑,都是横着的,一在上腹,一在小腹。梦中似乎是要划出井字形四剑的样子,这个情节是不是来自华山剑宗成不忧他们呢? 

    然后是个看电影的梦。电影起初很好看,是部吸引人的片子,但他是好几部连着放的,一部受欢迎的后面就接着一部闷片,好让你不至于看一整天。这部闷片,文艺片,接着开始了。……似乎是英格玛伯格曼的作品,片名是《星月童话》——真是胡拉乱扯啊,怎么会是星月童话!我在梦里也这么想着。——没看几分钟,我就和同伴(此人身份不详)出去了,可能是因为公认这个片子闷。我还略微有点接着看下去的愿望。 

    这个情节让我回想到两件事。其一是跟小红看电影,韩国片。刚看了结尾,小红就说要出去,因为他觉得结尾矫揉造作。矫揉造作这个词,我向来常用来指责人,不过我还是比较希望把它看完。其二,是Z陪我看演出。我也不知道跟Z怎么这样好的,事实上天下我可以对他说“陪我看表演去吧”而毫不顾虑他的喜好的人绝对不超过三个。那天Z听完了第一只乐队的表演说好;听第二只的时候,开头三首曲子,我都挺感兴趣,觉得主唱的发言虽然有点江湖气,但歌还是很低调的,那一段子鼓也很好听。谁知这时候Z对我说,走吧,回去晚了不太合适。——我们住亲戚那里。我一百个不愿意走,但是我通情达理地跟他去了,天晓得,我如果不肯走,Z一定也会留下来,而那位贵亲戚一定会等着我们,一直到午夜,虽然午夜有欧洲杯看,我还是很不好意思,这就是人际关系的坏处。所以,我就没听完。 

    继续讲梦。我出了放映厅之后发现自己没带包,于是跑回去找,幸亏及时,发现一位女孩子正在翻我的包。奇怪的是她并没有拿走什么,反而把一本书塞了进去。 

    我曾经把一本书塞进这个包,是本借来的《飞狐外传》,看完之后,我也惊叹于这本书的无味。这个情节也许是从那里来的,也许不是,因为这个女孩子塞进去的不是武侠,好像是女性散文小册子之流。 

    关于我的手提包,就没有起更多纠纷。这个女孩子,是同另一女子(男子?)一起来看电影的(她的同伴可能不止一个)。她可能是个低年级大学生,不是名校的,也可能是职业高中的学生,总之很年轻,年轻到我有一点优越感。接着,不知是我在里面又看完了电影还是她们也不看了,我们一起走出来,这时候一共五人。 

    我们中间有一个女子,穿着黑衣服,披黑色的卷边纱头巾,露出一双明亮的眼睛,说要替我们看相。她盯着一个人,手抓住对方的手,就能看出对方的寿命。 

    这个情节,无疑,是从《死亡日记》里抄来的。能看到对方寿命和名字的死神之眼嘛。 

    她先替我们当中的一个人看,说,你很快会死了。 

    她的话好像马上应验了,究竟是怎么应验的,梦把他忽略了,总之应验了就是。 

    接着轮到另一个人,她说,你也很快会死了。 

    ——也应验了。我很惊慌,开始大喊大叫。这时候第三个人说,难道有人不会死的吗?……我很神经,她这么一说我就高兴起来,还把这句话自己高声重复了一遍:难道有人不会死的吗? 

    接着轮到我,她说,你以后会死,过……年。 

    这个数字,她说得很慢,高声,清楚,要命的是我不记得了,我是用全部精力倾听着她。于是我就没有死。 

    接着轮到第三个人。这时候,我紧紧地挽着这位第三个人的胳膊,我很少挽着别人胳膊的,忽然我觉得不妙。女术士怀着极重的疑心看着第三个人,一边握住她的另一只手说: 

    我怎么觉得没有握住任何东西呢? 

    极度恐怖,极度恐怖,醒 

     
    分享到:

    历史上的今天:

    我想了想 2004-10-1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