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10-05-28 - []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gasoline-logs/64496733.html

    我只细细看过冯唐一篇老短的文章,《读齐白石的二十一次唏嘘》。

    经hillleigh兄垂问,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对其人主要作品的看法……我也没看。我已经有多年看不进任何长篇小说了,古中国人写的除外。我除非看三国演义儒林外史或者金瓶梅海上花这些,才能看进去。所以,其他的我也没好好看。某部小说里有一句我倒是记得很牢:

    ——老流氓孔建国告诉我说,假如你早上醒来,发现自己不再是一柱擎天,那就说明你的真阳已经不足了。

    我笑死了。这个说法非常好笑。我还记得这个。至于《读齐白石的二十一次唏嘘》,为了弄明白自己为什么那样喜欢,我方才又看了看。很有意思。我发现令我着迷的,其实全部都是齐白石的原话、冯唐的引用。但是,必须说明白的一点是,既经引用,发生这种迷人的效力便要算作是引用者的功劳。齐白石画语录行销天下,但未曾使我颠倒。将其中神奇的句子,放在一篇自述中神奇的位置,才是绝妙修辞,可以令人唏嘘一番。——至于他的小说,如前所述,我只看了几句,但是他的词句非常强劲,金声玉振,是难得的语言。我们南宋读书人,搞起文学艺术,本来就是二等残废,能够唏嘘颠倒,不妨就唏嘘颠倒一番,别的也不必说,不必提了。

    ——网干酒罢,洗脚上床,休管他门外有斜阳。

    分享到: